澳门葡萄京网址

手机扫一扫

父亲的想念
发布日期:2019-12-15    作者:张飞    
0

父亲的想念

晚上回到家时,孩子正拿着手机和爷爷视频,看到我回来,立刻兴冲冲地把手机拿到我面前:“爸爸,是爷爷。”我对着手机和父亲简单说了几句,便把镜头推给了孩子。

这次视频和父亲说的话,还是和以前一样:身体怎么样,胃口怎么样,天冷了多穿衣服,我这边都好……似乎从小就是这样,与父亲交流很少,通常是几句话说下来就熄火了,再找不出别的话头。父亲性情温和,和子女不善言谈,但是和家中的孩子们会多说一些话。孩子和他念念叨叨说了很多,临挂视频时,父亲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去,我支吾着说:“等有空吧。”

“爸爸,爷爷那是想你了,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?”孩子坐在怀里,仰着小脸问我。孩子的话让我些许有些意外,他是如何发现爷爷对我们的这份思念的呢?他们的谈话中,并没有任何关于思念的言语,而最后那一句也是我们之间最常说的,他一个小小的人儿,竟发现了大人间隐晦的表达思念的方式。

“等有空吧”是我与父亲电话时的结束语,可终究没有等到有空的时候。虽然与父母家相隔并不是很远,却总是因为种种事情,而鲜少回去,上一次回家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。

想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上次回去时的场景。那天我们到达时,已经是夜幕低垂,寒气满天,外面行人寥寥,到家时,父亲却站在门口,头上戴着一顶老头帽,身上穿着那件已经泛白的羽绒服,在寒风中向我们招手。我们急匆匆走进温暖的室内,父亲摘掉帽子,搓了会双手。帽子拿掉之后,我看到他的鬓边又多了几丝白发,以前,鬓角上还夹杂着一些乌黑的发丝,那次回去却已经全都白了。

那白发掠过我的脑海,蓦地惊了我的心,让我的心中泛起一阵钝痛。在我心里,父亲的身影一直是高大的,精气神十足,虽性子温吞吞的,但做起事情来却干劲十足,看着好像永远不会老一样,可终究岁月无情。

父亲真的老了,我却没有意识到他的老去,还以为来日方长,还以为以后有很多机会能陪陪他,尽尽孝道,所以总是把其他事情排在去看望他们的前面,甚至把精力全部用在了自己的小家,我以为说些不疼不痒的关心话,隔三差五打个电话过去,就能弥补我们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的缺失,可那弥补的不是他们,只是我们对老人家的亏欠罢了。

日子一天天溜走,父母一天天老去,再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,再不能自欺欺人,觉得岁月还长,他们已经步履蹒跚,他们已经白发频添,再也等不起了。于是我计划着,找出一个周末赶回去,给他们做一顿拿手菜,听他们闲话家常,陪他们度过更多美好的时光。(汉钢公司计量检验中心 张飞)